自治区人大 | 自治区政府 | 自治区政协

一场不平凡的战斗

来源: 西藏日报 作者: 时间: 2020-08-29

  1959年,在藏北草原发生了一段人民解放军和藏族牧民团结一心共同消灭叛匪的故事。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全面武装叛乱后,人民解放军奉命平叛。4月的一天,人民解放军某部骑兵连为了追剿叛匪,星夜兼程赶到藏北雪山深处的一片草原上。这里风雨交加、时有冰雹,空气特别稀薄。突然,在他们前面出现了闪亮的灯光,在闪光下隐约见到一群人影在浮动。 “是敌人吗?”连长李法仔马上命令部队准备战斗,战士们持枪过去,到近处一看却是一群身着破衣烂衫的藏族牧民。牧民们一见解放军就热情地高呼着:“金珠玛米(解放军),亚木(好)!”“毛主席,亚木喜查都(顶好)!”一面涌上把战士们团团围住。他们纷纷哭诉起“魔鬼”——叛匪的滔天罪行。在前一天,叛匪洗劫了他们的牦牛场,绑走了50多个青壮年,奸淫妇女、烧毁牛棚,抢走了他们的酥油、茶叶、糌粑和几百只牦牛。牧民痛恨地咬牙切齿,纷纷要求解放军为他们报仇雪恨。连长李法仔和副指导员魏金山当场代表全连指战员向牧民们表达了“全歼叛匪为藏族同胞除害”的决心,牧民们一听,都高兴起来,把部队领到牧场上,帮助战士们扎下了营房。

  第二天一早,战士们不顾长途跋涉的劳累到牧场上帮助牧民搭牛棚,修建牛场、捡牛粪、背水、打酥油茶……。当战士们看到许多被叛匪洗劫的贫苦牧民已经无粮起炊时,便自动地向上级请求,把自己背的大米送给他们。卫生员黄一德也背着医药包同翻译一起昼夜穿行在牧场上,挨家挨户走进帐篷为牧民们治病。几天时间,就治好了170多位牧民的病,被牧民们亲切称为“神医”。一天,黄一德路过一座破烂、黑暗的帐篷,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哭泣声。他和翻译立即走进去,看见一位70多岁的藏族老太太守在一个10多岁的男孩子身边痛哭。孩子面色腊黄、浑身抽搐,发出微弱的呻吟声。黄一德马上给孩子诊断病情,原来这孩子的脚被叛匪放的火烧烂了,直往外流脓。再查一下体温,已经高烧到40.3摄氏度,孩子的生命处在垂危中。老太太伏地拜求“神医”千万要给她孙儿四郎嘉措治好病,保全她家留下这个后代。因为孩子的父亲已经被叛匪绑走,母亲也被叛匪杀害。黄一德先给孩子注射了青霉素,后又在孩子脚上涂了药膏。黄一德还和孩子的老祖母一起守在孩子身边服侍,按时给孩子打针吃药、端屎端尿。第二天,孩子的体温便下降到37摄氏度,开始要水喝、要东西吃了。13天后,四郎嘉措完全恢复了健康,还从翻译员那里学会了第一句汉语:“谢谢,解放军叔叔!”老祖母当即领着孙儿,携带酥油、奶渣和哈达来到连部,感谢“救命的活菩萨!”连长婉言谢绝了老人家送来的礼物,他说:“老大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为了藏族人民能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我们还要帮助你们做更多的事情。”

  就在这一天傍晚,四郎嘉措的祖母背着糌粑和奶渣悄悄地向大雪山深处走去。她在离开家门的时候叮嘱孙儿:“你放牛去吧。我要找回你的父亲,让他脱离苦难,回到家来报答解放军的恩情。”祖母走后,四郎嘉措清早起来,唱着解放军叔叔刚教的《东方红》歌曲去放牛。晚上回家,他拴好牦牛,就跑到骑兵连的营地,找解放军叔叔教他唱《社会主义好》。他还领来很多藏族孩子,请解放军叔叔教他们歌唱,欢乐和自由的歌声飘荡在牧场上。一天上午,老祖母突然领着他的儿子和另一个被叛匪裹胁去的青年牧民出现在连部门口,向连长交上了两支步枪,表示要让他们加入部队。连长当即代表人民解放军热烈欢迎他们。老祖母望着连部挂的毛主席像,流下了感激的眼泪。她的儿子也扑倒在地,一再向毛主席像拜谢,并坚决地向连长恳求:“我要和你们一起把魔鬼统统消灭光!”接着,这位诚实、勇敢的藏族牧民便给部队当向导。他领着骑兵连翻山越岭,攀崖走壁,追歼着雪山里的叛匪。他还在牧民中宣传党的民族政策,揭露叛匪的种种暴行,鼓励乡亲们去把被叛匪绑走的家人找回来。10多天里有40多个青壮年牧民从匪穴中逃跑回来,他们向骑兵连上交了武器,并且报告了叛匪的详细情况。

  当骑兵连奉命向雪山里的最后一股残匪围攻前夕,牧民们又自发组织起一支牦牛运输队,为骑兵连运送给养。四郎嘉措的父亲便是这个运输队中的一名负责人,他牵着自己的牦牛和大伙一直跟随部队前进追剿叛匪,及时地把弹药、粮食送上山去,保证部队很快剿灭了残匪。战斗胜利结束后,骑兵连和牧民运输队又一起回到牧场。为了报答牧民们的热情支援和救济贫苦牧民,骑兵连把缴获叛匪的2000多斤粮食和被抢走的牦牛全部分给了牧民们。

  (本故事文字由西藏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版权所有: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办公厅

备案号: 藏ICP备11000106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