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区人大 | 自治区政府 | 自治区政协

雀儿山上的英雄们

来源: 西藏日报 作者: 时间: 2020-02-17

  西藏地域辽阔,山高路险,解放前没有现代化交通设施,处于交通落后和封闭的状态。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指示进藏部队:“一面进军,一面修路,向西藏修筑公路。”西南局、西南军区把修筑康藏公路作为西南地区一项重大建设任务,成立了康藏公路工程委员会(对外称修建指挥部)。打通雀儿山,是争取1952年通车昌都的关键。1951年初冬,修建指挥部决定抽调修建甘孜机场的部分部队,突击打通雀儿山。

  雀儿山区峰峦险峻,设计的公路线从雀儿山垭口通过。山垭口海拔5047米,上下山路线长60多公里,初冬的雀儿山区气温已降至零下20多摄氏度,地面覆盖一两米深的积雪,冻土层达一米厚,使用镐锹等工具仅能砸出一道白印。高海拔地区水的沸点低,水烧到70至80摄氏度就沸腾,做出来的饭都是半生不熟,帐篷经常被寒风吹垮,生活和施工条件异常艰苦。施工部队第一六〇团团长孙守芳、政委李九盛与第一五九团团长冉宪仪、工兵第八团团长张启泰等多位领导干部身先士卒,与战士们同甘苦共劳动,鼓励部队艰苦奋斗,发动群众开展施工竞赛。首先是对付冻土层,把树枝堆放在冻土上,用“火攻”的方法,烤化一层挖一层,终于征服了20多公里的冻土带。在没有任何机械设备,全靠人工用钢钎打眼、放炮、开凿石方。许多战士在无法立足的悬崖峭壁上,用绳子拴在腰间,悬空打炮眼。工兵第八团五连战士杨海银在高山缺氧的条件下,使用8磅重的大铁锤连续打了1200锤,被誉为“千锤英雄”。第一五九团三连班长张福林创造了两包炸药炸掉1010立方石头的记录,提高功效26倍。在热火朝天的筑路竞赛中,许多干部、战士打锤、挖土不止,往往停工休息的号声多次催促,大家仍不肯放下手中工具,以致指挥员必须下命令,让共产党员带头才能停工休息。可以这样说,当时的气温是零下30摄氏度,开水沸点是80摄氏度,而大家的工作热情达到了100度。

  1951年12月10日中午收工后,班长张福林为了连队午后施工安全,在工地检查炮眼及装药情况时,突然被山坡上坠落下来的一块两立方石头砸在身上。卫生员和同志们在抢救他时,他说:“不要管我,快把公路修到拉萨去!”“不要给我打针,我不行了,请节约一支针药吧……”他的一腔热血,染红了雀儿山的冰雪。临牺牲前,他从衬衣口袋里掏出45000元(旧币,折合人民币4元5角),向指导员交了最后一次党费。张福林牺牲后,同志们在清理他的遗物时,发现除了上级发给他的简单的日用品外,还有从他的家乡河南扶沟县带来的5包菜籽。他曾把菜籽洒在他走过的地方,还准备把这象征生命的菜籽洒在边疆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多好的战士啊!后方部队党委批准追记他荣立一等功,授予他“模范共产党员”称号,其所在班被命名为“张福林班”。《人民日报》于1952年5月18日发表《学习张福林忘我精神》的短评。他的英雄事迹和建设西藏的理想,成为长期鼓舞部队艰苦奋斗的光辉榜样。1952年1月17日,筑路解放军以简陋的工具和血肉之躯,不到半年时间就建成了雀儿山公路。

版权所有: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办公厅

备案号: 藏ICP备11000106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