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五位一体建设 新西藏 涉藏动态 援藏专栏 民族宗教工作 人民团体工作 地市动态
发布厅 党的建设 西藏党史 反分裂专栏 政策解读 资料库 视频中心 网络问政 投稿平台
 
 
书记信箱
--- 给书记写信 ---
--- 信件选登 ---
图片新闻
吴英杰在自治区监察委员会成立大会上强调 ...
吴英杰在自治区纪委九届三次全会上强调、 ...
检索
中心
书记信件
来信区
主题类别 教育
来信时间 2017-12-14 17:06
信件标题 恳求吴书记帮我解决实际困难
信件内容     尊敬的吴英杰书记,您好: 我叫何高兰,是那曲地区聂荣县中学的一名教师。2008年7月,我从西藏大学艺术学院毕业后,于同年8月考录到海拔4700米左右的那曲地区聂荣县中学担任美术教师。从那时起,在这个地处边远、气候恶劣、高寒缺氧、环境艰苦的地方一干就是5年。后来,为了能更好地适应教育教学新任务新要求,更好地服务那曲地区的教育事业,我提出申请并经组织批准,参见并通过了2013年西藏大学全日制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同年9月就读于西藏大学艺术学院美术设计系,开始了为期3年的硕士研究生学习(按计划本应2016年7月毕业,期间休了1年产假,毕业时间顺延至2017年7月),现已毕业并取得硕士研究生学历学位证书。 现时,以下几个问题事实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大影响,特恳求吴书记和上级组织、相关领导帮我解决为谢! 一是夫妻长期两地分居。我爱人在拉萨工作(常年处在维护稳定一线阵地),而我又在地处高寒、边远的聂荣县工作,不管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相互之间的照顾根本无从谈起。就是生病了或者住院治疗,身边帮忙照顾的亲人都没有。 二是女儿需要自己抚养。我女儿刚满两岁,由于我爱人的父母快70岁了、加之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在我女儿半岁的时候,我就想过把她带在自己身边照顾,但相关医生鉴于我和我爱人都在西藏工作,极力劝阻我的想法。听从医生意见并出于对女儿的健康考虑,只有恳求老家的哥嫂帮忙带一带(我哥嫂也有3个小孩,大女儿、二女儿都在上小学,最小的儿子才2岁多一点),我哥哥为了能和嫂子一起照顾家里老人、照看4个小孩、操持家务,只有放弃在县里或市里创业的机会,常年在家就近从事一些水电安装工作。对此,我和我爱人都深感给他们添了许多麻烦。这样的境况时间久了,或多或少都会出现一些问题。从家庭现时情况和今后女儿入园、入学等多方面考虑,我和我爱人只有也必须把女儿接到拉萨来自己抚养照料。 三是聂荣县海拔太高感到身体透支。在聂荣县工作的5年,长期因高寒缺氧存在失眠,尤其是作为女性、常年处在高高原地区,对生理和心理都是巨大的考验。尽管每天都感到很疲惫,但为了把工作做好还是强求自己忍耐和坚持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感到自己的健康受到很大影响,抵抗力也明显下降,已经有过多次的感冒、发烧和其他不适。吴书记,您也知道,聂荣县的自然条件很恶劣,能在那里开展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自己在执教的5年里也委屈过、伤心过、哭过,虽是如此,也从没有向学校、向单位、向组织、向领导提出过过分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工作,工作表现也得到地区和县里有关领导的肯定。以前看到有的同事没两年就调走或转岗,我也羡慕过、想过、思考过,但还是坚守着自己的初衷,没有泯灭初心、没有离开。后来的研究生学习也完全是从促进工作的角度去的,一心想着研究生毕业后能更好地服务那曲地区的教育事业。但是我现在的健康状况特别是在生小孩的时候患了尿潴留产后症,对身体有一定影响,虽然恢复了,但还是担心继续在高高原地区工作会严重损伤自己的身体。 鉴于以上实际困难,我想调换工作岗位,到拉萨那曲第二或第三高级中学去任教,一是希望能够继续为那曲地区教育事业的建设和发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二是希望能够把不完整的家庭建设好。这个想法,我向那曲地区教育局和聂荣县教育局都进行了汇报,提出了书面申请,地区教育局的局长及相关领导都很关心,也表示理解和支持。但县教育局说我在报考参加西藏大学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学习时签了协议,毕业后须回原单位继续服务,为此县教育局就卡住不放人,并说只要离开聂荣县中学就是违约,要赔款。 在此,需要向您如实说明的是:当时我确实与县教育和地区教育局签了一份协议书,这份协议书是《那曲地区教体局关于教师报考研究生及以上学位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的附表,《规定》的第五条第一款是这样要求的“经批准参加脱产学习的教师,毕业后必须回原单位(原单位是指那曲地区教育系统各级各类学校和教研室)”,而且协议书中第八条明确界定的违规行为是:跨地区调动或改行。按照《规定》和协议书的要求,我提出申请到拉萨那曲第二或第三高级中学去任教,既没有违反《规定》中的要求、没有违反协议书的约定、也没有离开那曲教育系统跨地区调动或改行。总之,聂荣县教育局就是一口咬定,非说我是违约,并说违约就要赔款之类的。面对聂荣县教育局这样的说辞,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无望和无助,真的感到聂荣县教育局的领导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他们以为地处边远,就为所欲为,瞒着上级搞一些不合情不合理的事(甚至有可能还会存在一些比较严重且不敢见光的违规违纪问题),弄一些莫名其妙的土政策土办法,拿教师当牛一样使唤,教师的死活根本不管。 为此,恳求吴书记和上级组织、相关领导酌情考虑我的困难,体察边远基层一线教师的艰难困苦,“雪中送炭”给予我帮助,将我从聂荣县调整到拉萨那曲第二或第三高级中学去任教。

版权所有: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办公厅
备案号: 藏ICP备11000106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62号